• 2010-06-23

    是夜,有属于你的色彩么?

    这是属于城市旅人的色彩。橱窗豁亮冷艳,人们习以为常,匆忙的步伐中流连的是不咸不淡的情意。

    偏于一隅的饭馆。灯火浓烈。觥筹交错的情意因表现的太过旺盛而显得虚假。不过,这也是这城里夜晚最美好的色彩。人们出于无奈地懂得,掩饰也是一种美德。

    女孩眼里的色彩,梦幻,美好。这是我们成长过程里短暂而奢侈的恩赐。

    ……

    这夜,你找到了属于你的色彩么?

    如果没有,那么,让我们互道晚安。

     

  • 2010-02-24

    期会,青岛。

     

  • 2009-07-21

    无谓旅行

     

    这趟短暂的旅行真的是不知所谓,只是觉得需要出去走走,便塞上几件衣物,找了个并无充分的理由就去了。其实北京并不是一个让自己特别怀念的城市,但是就像在那里呆了三四年而今第一次吃炸酱面一样,忽然就觉得异常的新鲜。朋友开车载我行驶在国贸桥上时候,发现自己其实很喜欢这个开阔而庞大的城市。交错通达的环线,错落有致的楼宇,会把紧密缠杂的心绪慢慢剥开,裸露着一颗最为平常的心去与它们交汇。这是完全不同的体验,也许只有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才会如此放松。

    放松相对来的容易,这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似乎又要回过头来安抚那些诧异的神经。这就像可怕的恶习,不经意间我又把它们带到了这里,给这平静来了一记重击。不要这样。如果可能,我要忘记之前长时间的旅途劳顿,之前住过的城市,之前的生活……忘掉之前的所有是不是一次完整的重生?带着近乎无知的稚嫩,朝着这座新生的城市微笑。那样会不会很傻?一定很傻。没有来时的路,这个城市,现在对于我没有任何意义。

    我为朋友和树拍下照片,这是仅有的没有心理暗示的举动,也是唯一一次没有波折的平静。我为此感到高兴,并以此作为纪念。

  • 2009-01-09

    只是想象

    这些都是旅行中所见得的风景。颜色明亮得如同光华,一切都湮没在其中。没有山川河流大地,也没有蛰伏灵动的生命。所有的景象都只有一个意思。也许是澄明,也许是透彻,也许还是别的什么。就像你曾经的一个梦想:来到海上,漫游在大海之中,直到自己也变成一片海水。

    这是自然而然的转变。如果你能明了,那么这就是两个不同的世界。如同眼界,也如同你的存在。在这之内,你坚定你的视角,存在却变得异常艰难,而在这之外,你和它融合贯通,没有那么多的把持和执拗,即使是寂寞也会有依靠。那些疼痛,纠结,欢愉,哀愁的种种便也会悄无声息地隐去。

    幸福的来源在于此,我相信是这样。

  • 2008-12-31

    云南行

    昨天晚上从成都转机回到上海。

    这一路的行程是从喧嚣抵达宁静。到达石卡雪山的顶端,遥望广袤的大地时,那种孤独和阒静从身体深处迸裂而出,既有惧怕又有幸福。只有在那一刻才有了深切的体会,身体中并行又悖离的永远是自己的心。

    长途车上的小孩。

    石卡雪山的顶端。

    松赞林寺的僧人。

    清晨的纳帕海。当地的司机师傅告诉我,在五月,整个纳帕海都是花的海洋,富有生机,但这个时节的纳帕海却有着另外的味道和感受。

    香格里拉古城,独克宗。和丽江的大研古镇比较起来,这里更显得轻松自在。

    玉龙雪山脚下的干海子。

    远眺玉龙雪山。

    丽江,大研古镇。

    拉市海,茶马古道。

    大理MCA客栈。

    大理古城。

    这里有更多照片。

  • 2008-12-10

    大致如此

    一切都显得宁静。力度轻盈,像一声叹息。只有自己能够听见。

  • 2008-11-05

    他的颜色

    [本日志已设置加密]
  • 2008-10-31

    片断人生

    回来的太晚了。看到朋友们的问候,感谢。

    XA

    对相机的迷恋我想是来自于一个人自身的脆弱。好比想象力也会枯萎,需要借助于外物来刺激。当所有的行走变成目的纯粹的伺机行为时,会有种自己都不敢深究的罪恶感。一切都那么轻易沾染上了虚伪也泄露了自己的孱弱。

    Beijing

    和相机不尽相同的是,北京看上去有些难以言说的迷离。不具象也不抽象,不困惑但也不清醒。一顿晚饭显得平静,有我们美好的友谊在蔓延,但谁也不能抵达彼此真实的心境。我们围坐在餐桌旁,欢声笑语撒落的声音其实可有可无。我们都冀望于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在这里,我知道随时都会发生点什么,就像相机的一生,精彩的片断是她最完满的旅程。

    疯狂很多时候并不具有意义,但我们仍然那么热爱。在这座城市里,我想从来不缺乏这样的冒险精神。眼泪只是它的边角料,用来温暖疯狂之后的一丝寒意。它们可能堆积如山,汇聚成河,但那又有什么呢,我们并不介意,相反我们应该感激。因为它们是唯一从自己的身体中流淌出的有温度而又可以示人的东西。

    北京的夜晚其实挺冷。只是,我们都成了匆忙的过客,彼此并无眷顾。如果不经意间我们坐在同一辆车里,我们立即会有所醒悟,我们的身边还有彼此。哪怕虚假,也觉得这是这个夜晚我们所能得到的对自己最好的回报。我拥抱你,你亲吻我,我们之间夹杂着温热的泪水。北京的高架那么多,我们也许可以用绵柔的话语来铺到尽头。明天在路的那头,我们都知道,那将又是一个新的开始。

    第一次看见北京湛蓝的天空,几片淡淡的云朵。相机比我们的眼睛锐利,比我们的心思敏捷。它觉得这是个该记住的时刻。就像那个晚上,一个被你保存下来的片断。虚妄从来不能用来定义它,因为它曾记录你的真实。哪怕那些真实的东西是多么的难以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