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12-07

    Please Fly......

     

    到了年终,各种事情都特别多。一向畏惧的会议,也不分大小的轰然而至,从早到晚,没完没了。

    这个时候甚是怀念以前那段“自我毁灭”的时期,哪怕是宅,也显得充足而满溢。那些天马行空,杂乱无章的思绪,便是浮云,也因飞翔而形象饱满。

    真是觉得,如果你有过那么一段无事烦扰的时候,请让自己飞翔。哪怕是放空,一无所有。

     

  • 2010-10-05

    怀念而已

    下面是曾经写下的字句,现在读来甚是怀念。尤其是在这样的时候。有些东西注定是要远去,无法留存。只是在某样的时刻,如同偶然尝嗜的味道,经由味蕾唤醒记忆的闸门,带着安静的,幸福的,依恋的,悲伤的种种情愫扑面而来。终了,那也只是眼角不易察觉的一丝红润。生活还得继续,而遗忘已经无可避免。


    他告诉我需要变得坚韧。你不是一个可以应付外面世界的人。他说,在很多的情境下,你很脆弱。两样情感的重负会让你哪一边都迅速溃败。缓和的守护从来不会及时地眷顾你。行走的天性于你,就像飞翔于鸟类。

    不会设想终局,也许这是命定。你把感情堆放在一起,好让它们燃烧得猛烈,却在日后留下灰烬,让我去清扫。他说,这样会显得急促。像倾泻而下的雨水,没有回旋的温婉和便于回忆的间隙。密布而灼烈。

    去和自己不符的餐厅吃饭,购买昂贵的物品。把生活变得简易而便于携带,之后又迅速地践踏。像瞬间扔掉那些买回的无用物品,心里没有一丝怜惜。把它们看得过于轻薄,一些可有可无的附属。一个这样的人。总在人们所能望见的屋顶漂浮不定,在某个时候,又迅疾地扎进海底。和他们不曾照面。

    因为孤独而显得无望。像一条没有尽头的灰色街道。不能像常人一样给自己寻得快乐,便放弃了一段段感情。沉默得像冬天的海,不起波澜。

     

  • 2010-06-05

    馈赠

     

    不论合适与否,现在时常会去感叹时光。回顾性的,还带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神伤。纵使知道岁月不可能像我想象的那样简单,用一句无关痛痒的话语就能概括。她带着绵慢的温柔来袭,而以干脆冷酷结束。漫长里拥尽丰沛与繁杂。

    结束之前,一切都是温和且美丽的吧,即使是困境和挫折,在漫长的岁月里,也同样显得迷人。这是迷宫一样的人生。在没有到达终点之前,弯弯绕绕,进进退退,都像是一场场惹人心动的游戏。

    我想,在岁月的长河里,一个人大可以分饰先后两角。先者寄望着后者,而后者则释怀着先者。只是这样,不断地重复。在一个人的身上用尽一生的时光不停上演着岁月的馈赠。

     P.S.照片拍自于Tiger同学的新家。喜欢这样干净简洁的色调,房间的豁亮与明净。

     

    Tag:随笔 时光
  • 2010-03-09

    雨天就是这样吧

     

    大抵是这雨天太漫长了,心情也跟着下沉。照片里倒是一片暖意融融的样子,算是一种美好的期许吧。

    翻看google阅读器里的文章,发现早几年订阅的blog,已经少有人在更新。是不是大家都在改变,有些东西,时过境迁,就不会再那么在意。或者,我们渐会明白,这样的记录对自己已经无谓,生活中的很多已经把我们挤兑得不能再继续抒发着一些小小的情绪。

    原来生活还真是寂寞呢。在微博上留下一些可有可无的话,算是给自己的一个小小交待。安慰是有的吧,可从不觉得充沛。就像人们遇见时常说的话,你好……再见……,都是轻轻一触,便转瞬不见,继而消失在茫茫人海。

    情深意切有时,但终归还是会落于寂静。就好比在这濛濛的雨水中,瞥不清行人的脸庞。

  • 2010-03-02

    无题

     

    那日和亮先生去溧阳路的1933,天冷,但依然能感受到早春的气息。街旁的小饭馆,有味美的小笼和煎饺,便宜且可饱腹。穿走在弯弯绕绕的里弄,亮先生感叹,这城里,竟还有这一番生活景象,和平日里自己生活的环境有太多不同。下海庙里的香火不歇,我们虔诚地在众佛像前一一跪拜,许下一些心愿。亮先生说,哪一日,也要出家,身处深山老林中潜心修习,与这嘈杂的人世隔绝。我笑,但也能明白他。

    现在愈发觉得到哪里都是那么相似,没有什么可以让自己真正欢喜,就像亮先生的感慨。与其这样穿梭其中,还不如决然止住,断了自己的念想,也断掉这漫漶无边的难忍。这么多年,这么多事,这么多情境,如此如此,一再重复,是织毯翻过面来的繁复纹理,织着自己无望无止的空待。

    到如今,这空待已是一种习惯了吧。不然,还能怎样呢。

     

    Tag:随笔 心情
  • 2009-11-15

    重复的透明

     

    连续几天的雨水依旧没有停歇的迹象,天气也日趋渐冷。冷在北方善可忍受,但在南方,我依旧难以适应。

    那日傍晚和R先生去蛋糕店。小区路黑,不慎踩进一处水洼。就在他抽手抬脚掸去裤脚上的污水那当儿,一只猫从路边花圃的栅栏里跳了出来。通体漆黑,只两颗眼珠泛着绿莹莹的光。我笑说,这似电影场景,有兆头。他仰头朝我,也笑,问:是凶是吉?我说,吉兆!古人有云:“玄猫,辟邪之物。易置于南。子孙皆宜。” 因此,这番霉运之后你可一路通达。R先生听完这番话,差点笑得岔气。“没想到你还这么迷信啊?好吧,我最近确是诸事不顺,托你吉言了,明天到公司后看是否应验。如若不然……我也只好认栽了。哈哈”

    这只是一个小插曲。R先生和我自不会这般迷信。昨日看到一朋友对诸多星座个性排名的描述,射手是:贪玩第一名,可爱第一名,糊涂第一名,心无城府第一名,勇于尝试第一名。基本吻合。除了第一二项我还有点怀疑以外,剩下几项我都占全。既无城府,还显木讷,却偏要“勇于”尝试,这是典型的钻牛角尖热血质人格。后果可想而知。基于这样的性格特质,我对R先生几乎是透明的,一眼望穿。那番关于吉兆的言论被他看作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发现,因为我在那样的境地发出了和性格不符的另一种声音。

    近乎恼怒的透明,濒临绝望也无从挽回的空透。阿基米德的杠杆理论失去了最重要的支点。不幸就在如此,好比绝望大过悲伤。像一条纵深且宽广的河道,愉悦眼睛的风景被置于望不到头的边际,眼眶也因失去滋养而变得干涸。透明到失去重量,像一缕烟尘,无形无态,但又因有索有求,而成了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

    在往后一段时间里,和R先生还会时不时扯起那天的事,权作谈资。只是他的工作依旧有很多麻烦,雨天也一直在继续,路面的水洼也依旧积蓄着污水,但黑猫是吉兆,那两颗绿莹莹的眸子闪着似乎能穿透一切的光芒。对此,我还是相信的。

    Tag:随笔 故事
  • 2009-11-10

    雨夜

     

    我在想是否要把科莱特的《花事》给完整地读完。这本书买回来后我就只挑选了其中的几个章节来看。一花一世界(书里的每个章节都写一种花),虽然如此说,但还是觉得没有尽到自己的全力,荒废成了郁郁不解的心结。但幸好,这可以挽回。

    十七岁的时候结识一个朋友。那年初夏的夜晚,在寄宿学校的围墙外,我看着他喝酒,听着他高声骂娘。马上我就理解了他愤懑且悲伤的面部表情下那颗异常脆弱的心。失去的爱情加上不断啜饮的酒精可以让一个人疯魔。已至深夜,大排档昏黄的灯光下,他已满面泪水,嘴里还是不停不歇,诅咒爱情对他的不公。那是我第一次对爱有了直观的感受,他给的启蒙。只是,这就像一首未经雕琢的诗歌,满是潮湿沙哑的干嚎,失去了韵律,但也最能让人刻骨铭心。

    一年以后我们各奔东西,彼此不再遇见。直到不久前的某个机缘巧合我们最终又得以联系上。他如今已是一个女人的丈夫。一起吃饭。他还是那样烈性,举杯频频,不醉不休。只是再谈及那段往事,他更多以笑附和,好像并无流连或者干脆是选择性失忆。他只说,那个时候年轻,把爱看得太重,现在想来真是奢侈……

    回家的路上,从高架上望着这座城市辉煌的灯火,突然觉得异常孤单和难受。胃里翻腾,头疼欲裂,记不清已多久没有沾过酒。嘴里呼出潮乎乎的酒气,跟那个时候我搀扶他回去,在寥无人迹的街上他大声喊着某个人的名字时所散发出来的气味是那么相似。满面的泪水,潮湿沙哑的嘶喊,还有愈加浓重的酒气,在眼前蒸腾出一大片雾气。这个夜晚和十七岁时的那个夜晚在这片雾气中相容共通。只是,那时我的这个朋友用尽了全力去爱,而现在,爱的颓势已经无可挽回。

  • 2009-10-19

    一则记事

     

    那晚在火车车厢里看华莱士人鱼,感觉就像一头扎进水里,浑身湿透还满是腥腻。凌晨醒来,借着狭仄卧铺车厢里的荧荧灯光才弄清楚我只是看了这书的序章:片鳞——在第十页的右上角有折过的痕迹——这是多年读书的习惯。

    迷迷糊糊地读着书,自己的认知经历了这样一个过程:19世纪的香港一隅,继而是湿答答的街道,杂技团,玻璃缸,鳞片,雌性人鱼,残缺的身体,痛苦的人生……就像卧铺车厢里的被子,是难眠夜晚的煎熬。有些词语超出了书本的描绘,都是自己的心理暗示,添油加醋了一把。至于岩井俊二描述的华莱士本人,我几乎把他给忽略掉了。只有那个不为人知的世界能吸引我。就像电影“香水”的开篇,肮脏龌龊的鱼市蕴藏着一段呼之欲出的传奇。

    凌晨醒后再无睡意。思绪繁杂,不过也是应景。夜深人静的时候需要一点避开光亮的心思。这是另一段旅程。像在水面上滑行,不怕沾水湿鞋,大有海阔天空的意味。这样也好,一个密闭的空间,一个少有睡眠的夜晚。似土壤萌芽,万物开端。车厢像一个育婴房,点点滴滴的成长都在悄无声息中进行。不求成熟饱满,只需索居玩味。只不过是一夜,到了天明,一切又是照旧,这一夜也会变得微不足道。

    恐怕是改变不了失望的基调,既无传奇也无美好,平淡的人生毫无新意。不断承认自己的错误,却鲜有霍然顿悟的时候。这种自觉的承认也显得不明不白,一样得不到肯定。有时候想想生活就是一个错误接着一个错误,否定便是全部。好友D先生总是以坦然的心态和口吻对我说:要懂得接受,何必为难自己,执拗只能说明你的幼稚和不成熟。有时候想想也确实如此,放开也应是生活的一种常态。

    没看完那本书,也不知道人鱼是否真的存于这个世界。希望这只是传说,就像夜里一个人聊以自慰的童话故事,否则,这真的是一件悲哀的事。

    Tag:随笔 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