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6-23

    是夜,有属于你的色彩么?

    这是属于城市旅人的色彩。橱窗豁亮冷艳,人们习以为常,匆忙的步伐中流连的是不咸不淡的情意。

    偏于一隅的饭馆。灯火浓烈。觥筹交错的情意因表现的太过旺盛而显得虚假。不过,这也是这城里夜晚最美好的色彩。人们出于无奈地懂得,掩饰也是一种美德。

    女孩眼里的色彩,梦幻,美好。这是我们成长过程里短暂而奢侈的恩赐。

    ……

    这夜,你找到了属于你的色彩么?

    如果没有,那么,让我们互道晚安。

     

  • 2010-05-01

    春日光

     

     

     

     

     

    如题。迟来的好时光。

    Tag:胶片 时光
  • 2010-02-24

    期会,青岛。

     

  • 2010-01-23

    还剩什么是彩色的?

     

     

     

     

     

     

     

    Tag:胶片 心情
  • 2009-07-25

    金鱼

    碍于模板尺寸的限制,大图放在了这里


    那天从花鸟市场买回来几条金鱼,到今天回到家里才发现一条也未活下来。好多事情都是自己亲手造成的,只是为了证明自己能力所及的限度。对于那些处在自身能力之外的事,有过那么一次也就足够,不要一次次的重蹈着覆辙。留给自己磨灭不掉的印痕。这也是对自己的残忍。

    W先生远在厦门,我们在电话里一直聊着,直到他的手机断电关机。自从他离开上海以后,我想我们的生活其实变化无多,只是这生活的轨迹并不单单就是我们说给彼此的那些只言片语。感情从来就是隐晦而多桀,只有突然而至的变化,才会给这生活带来碎裂的声响,才会感叹,其实我们现在已经有了那么多的不同。

    他喝多了酒才跟我有那么长时间的交谈。我或许该跟他说,这只是寂寞。就像鱼儿对天空的不可企及。仰望眼神的背后,徒留一个巨大不能填补的空洞。我们都是那么相似。相信生命就是一场幻觉,只不过偶时有爱的光顾,我们会暂时忘记悲伤。待到离别,我们只是又做回了原先的自己,仅此而已,并无不同。

    待到一切平息的时候,就像一场梦醒,我们又会回到原先的生活。金鱼并不能理解,它们死亡且没有意义。很多时候,我们是跨越不过自己的那一道坎,才会带着朦胧的憧憬和渴望,将金鱼短暂的生命历程绘进自己的生活,给某些焦灼的情感和理想以正名。也许除了这些,就不再有其它。

  • 2009-07-21

    无谓旅行

     

    这趟短暂的旅行真的是不知所谓,只是觉得需要出去走走,便塞上几件衣物,找了个并无充分的理由就去了。其实北京并不是一个让自己特别怀念的城市,但是就像在那里呆了三四年而今第一次吃炸酱面一样,忽然就觉得异常的新鲜。朋友开车载我行驶在国贸桥上时候,发现自己其实很喜欢这个开阔而庞大的城市。交错通达的环线,错落有致的楼宇,会把紧密缠杂的心绪慢慢剥开,裸露着一颗最为平常的心去与它们交汇。这是完全不同的体验,也许只有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才会如此放松。

    放松相对来的容易,这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似乎又要回过头来安抚那些诧异的神经。这就像可怕的恶习,不经意间我又把它们带到了这里,给这平静来了一记重击。不要这样。如果可能,我要忘记之前长时间的旅途劳顿,之前住过的城市,之前的生活……忘掉之前的所有是不是一次完整的重生?带着近乎无知的稚嫩,朝着这座新生的城市微笑。那样会不会很傻?一定很傻。没有来时的路,这个城市,现在对于我没有任何意义。

    我为朋友和树拍下照片,这是仅有的没有心理暗示的举动,也是唯一一次没有波折的平静。我为此感到高兴,并以此作为纪念。

  • 2009-05-06

    夏至

    终于见到阳光,一扫前几日的阴霾。夏至之时为好日。

    不再说房间的事了。可以整日赤着脚在房间里奔来跑去,不惧感冒,和其它一些病菌的入侵。明白有些东西是要放弃后自己才能获得自由。

    复兴岛像与这座城市隔绝了20年,郁郁葱葱的树木花草却兀自生长繁茂。没有理由伤感,在这个时节,一切看起来都生机勃勃。虽然时间短暂,但感觉自己已然融入了这个地方,而城的那头,显得格外遥远。这里是平淡而自得的时光。

    这只是一条漫长久远的河流。我们在河里划行,有暗涌和焦灼,只是因为我们还没有到达尽头。也许将来有一天,我会平静的叙说。那时候,河面会变得宽广,河水再也不湍急,所有的情愫如同泥沙一般被岁月沉淀,而留给我的只是关于它的回忆。

    我想那个时候一定会很美好。

     

  • 2009-05-01

    一路行车。

    那天一直在下着雨,和L先生通电话的时候,我们都十分看重天气,商量着等雨小一点我们再相会。雨天总有那么多的不便。打不到车,公车上的人都是湿漉漉的,即使他们都带着伞。我赶上去的时候,还有很多空位,但我捡了一个靠过道的座位。把淋着水滴的雨伞顺手放在脚边,尽可能得往外坐。雨天里的人们都会有隔阂,不愿彼此触碰。身上的潮湿被体温一烘,便有股燥热发霉的潮气升腾起来。这气味便代替了语言和动作。如同动物用自己尿液的气味来圈定自己的领地,我们也用这种气味来向他人表明自己的疆界。很粗糙的想法,有点接近本能。但很多时候,我们都依靠这种最直觉的想法行事。

    其实这条路不算很远。往日里,在天气晴好的时候,IPHONE里的歌差不多听完五首就到了。但我那天忘记了带上耳机,再加上雨天,就觉得难熬起来。路变得漫长,我不得不靠想象来打发时间。想象是一剂良药,之前我也曾无数次的这样体会过。但想象的作用也只是限于消遣。就像平静水流上偶尔现出的涡旋,泛起的一堆无用而华丽的泡沫便又消失不见。

    我们在旅馆见上了最后一面。街道上到处是水,商店都早已关了门,只有24小时便利店还在雨中微微泛着灯光。一点都不明亮,看着让人忧伤。你从雨中迅疾地奔向这里,只在微暗的暮色中留下一道黑影,好像划破了时空,来到我的眼前。看见你的时候,我正在听某个女歌手的歌。我曾经十分迷恋她的嗓音。空灵,透彻,深入骨髓。我当时并不知道感情也可以这般细微,不动声色,如歌声一般抵到内心。它是一种声音的播撒和对空气的微微震动,经由耳膜,神经,抵达你的心房,和着泵出的血液流经全身每个毛孔,让你颤栗。我是学医的,明白这种感觉。毛孔收缩而引起一种类似寒战的表现。是因为冷。这种感情是冷的。我有些惊诧。但它是那样真实,你全身都能感觉得到。你来到我的面前,我却看不清你的脸。也许是因为你满面的雨水,也许还是泪水?你来是向我道别。你抬起一只手在我的面前挥了挥,做了一个离别的姿态,而后又迅疾地消失在雨中。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我没有看见你身后的那一抹白。白色里应该包含言语,眼神,和你长久以来的温情。而在这个冷冷的雨天,它还是你迅疾地奔跑后,后背散发出来的热气。连这个也没有。只有漫天的雨水和空透的静寂。

    一路上,公车走走停停,人们上车下车,秩序井然。车里的热躁的气息却越来越浓厚。车窗被雨水淋得有些模糊,只有一团团细碎的光影在眼前晃动。谁写过那篇文章,视网膜上的歌。要把眼球分成几个层次。视网膜应是视觉最真实的部分吧。而在这个时候,于我发生的一切都不真实。眼睛看见的,并没有真正投射到我的视网膜上,而那些来来往往所见的景象也不能成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