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1-10

    雨夜

     

    我在想是否要把科莱特的《花事》给完整地读完。这本书买回来后我就只挑选了其中的几个章节来看。一花一世界(书里的每个章节都写一种花),虽然如此说,但还是觉得没有尽到自己的全力,荒废成了郁郁不解的心结。但幸好,这可以挽回。

    十七岁的时候结识一个朋友。那年初夏的夜晚,在寄宿学校的围墙外,我看着他喝酒,听着他高声骂娘。马上我就理解了他愤懑且悲伤的面部表情下那颗异常脆弱的心。失去的爱情加上不断啜饮的酒精可以让一个人疯魔。已至深夜,大排档昏黄的灯光下,他已满面泪水,嘴里还是不停不歇,诅咒爱情对他的不公。那是我第一次对爱有了直观的感受,他给的启蒙。只是,这就像一首未经雕琢的诗歌,满是潮湿沙哑的干嚎,失去了韵律,但也最能让人刻骨铭心。

    一年以后我们各奔东西,彼此不再遇见。直到不久前的某个机缘巧合我们最终又得以联系上。他如今已是一个女人的丈夫。一起吃饭。他还是那样烈性,举杯频频,不醉不休。只是再谈及那段往事,他更多以笑附和,好像并无流连或者干脆是选择性失忆。他只说,那个时候年轻,把爱看得太重,现在想来真是奢侈……

    回家的路上,从高架上望着这座城市辉煌的灯火,突然觉得异常孤单和难受。胃里翻腾,头疼欲裂,记不清已多久没有沾过酒。嘴里呼出潮乎乎的酒气,跟那个时候我搀扶他回去,在寥无人迹的街上他大声喊着某个人的名字时所散发出来的气味是那么相似。满面的泪水,潮湿沙哑的嘶喊,还有愈加浓重的酒气,在眼前蒸腾出一大片雾气。这个夜晚和十七岁时的那个夜晚在这片雾气中相容共通。只是,那时我的这个朋友用尽了全力去爱,而现在,爱的颓势已经无可挽回。

  • 2009-09-02

    喔,瞧你给的花朵



    “那夜他重抱吉他,轻轻弹唱,拾回了一些旧日感觉,他的声音竟然沉沉有魂,如他即兴唱的一首歌:我不知,我为何泪水涌出。”

    一大片的光阴,在他头顶形成遮天蔽日之势。他不慌,不躲,也不亢。就算沉沉的压将下来,他也还是那样,像个没有血肉的人。这也许是乘时应势,有足够的定力和饱满的情感来筑就。可他还没到那样的时候,即使给他一生的时间也不够。那一刻他是真的没了灵魂。像一个含着微笑面貌古怪的稻草人竖在那里。

    多萝西。多萝西。他嘴里轻念这个名字。像在念着一道符咒。很快的,那些代表美好的东西便会回到他的身边,还与他魂魄?可是只有一群乌鸦在他的头顶盘旋叫嚣,顶风弄舞。他难过的低下头。像一个战败的士兵。想象着一个童话故事,却只能得到相反的结局。他不知道还能指望什么,这已是最后仅有的一点幻想。

    那些曾有过的花朵,多是馈赠。在很长的时间里它们娇艳欲滴,为他含情。他曾头枕春风,陷入睡眠。安稳,自在。哪知一觉醒来已是另一场轮回。

    那夜他就是如此,悲喜知会,双眼如醉,人却一步一步清醒,告别需要一个仪式。仪式完成,什么就都不一样了。

     

  • 2008-05-23

    这爱,这爱


                                                        如果爱,那是因为心里还存有希冀,和对未来无尽的期许

    一定在很多时候,我认为爱是一种难以释怀的痛。似抽丝剥茧,层层消蚀,终只剩下裸露的伤痛。而这整个的过程,都用以成全自己某样的坚持和勇气。

    曾见过俩个年轻人在人群中忘情相拥。目光对着目光,余光都未曾转动。仿佛世界是为他们而生。他们就那么在人群中辟出一道洪流,生机勃勃,摧古拉朽,而我们都被抛弃在河流的两岸,在一片杂芜里自生自灭。那景象美丽且残酷,对于岸边的人,内心那些蓬勃的渴望正遂将一点一点陨灭。

    现在我还不能很好的理解那些悲伤,只是觉得很痛,像在观看一场辛酸的电影。只是我不能看得清澈,不能指望结局。如此,只能背负着这些伤痛,走上一片纠结,脱不开身。

  • 2007-12-07

    最好的年华

    这是一个承载节日的月份。街上装扮过,也许还有炸开的焰火。店铺里流淌出来的光亦能让人觉得温暖。带着满溢的欲望,一茬接一茬地扑倒在你的脚边。但这又有什么呢,节日里,人们总要庆祝的。没有人该被责怪。

    你从旅馆的窗户里往空中望,想他是否也能在那个热带城市里和你有着相同的感受。没有寒冷的气息,节日的气氛一定少了很多吧。这是一个不靠海边,但又远非内陆的城市。在这城里,你们俩都曾感到别扭,彼此相爱,又彼此伤害。最终你们离开,分别去往不同的城市。

    那个离别的早晨,你们抱着头哭,声嘶力竭,毁坏身体地哭。却始终没有一句对话。如今,你重新回到这里是为了等他,遵守你们曾经的约定。节日是为了妆点这次的相逢。你知道的。他离这座城市并不远,比你近许多。你在这儿等他,他会看见,你等他时,如何耗尽自己最后的生命。

    生命对你还具有有意义,是因为你的存在。不管他是否到来,这座城市里都有你最好的年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