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7-15

    Subway alone—Milo's Diary:1/365 days

     

    想给这只猴子做个影像日志,这是第一篇。希望能坚持下去。

    这座城市又走进了漫长的梅雨季。之前和一众不熟悉的人吃饭,席间聊到这座城市,有人说上海是块福地,多少年来也未曾遇过雨水成灾,台风肆虐,这是受着临近的普陀山菩萨的福荫。就当是如此吧。也许正是有了这无期绵长的雨季,才显得出她不同于彼的面貌。

    工作变得忙碌。也许这样正合心意,不必招来那么多自寻的烦恼。

     

  • 2010-06-23

    是夜,有属于你的色彩么?

    这是属于城市旅人的色彩。橱窗豁亮冷艳,人们习以为常,匆忙的步伐中流连的是不咸不淡的情意。

    偏于一隅的饭馆。灯火浓烈。觥筹交错的情意因表现的太过旺盛而显得虚假。不过,这也是这城里夜晚最美好的色彩。人们出于无奈地懂得,掩饰也是一种美德。

    女孩眼里的色彩,梦幻,美好。这是我们成长过程里短暂而奢侈的恩赐。

    ……

    这夜,你找到了属于你的色彩么?

    如果没有,那么,让我们互道晚安。

     

  • 2010-04-28

    静物

     

    你说,晴空,繁星,清风,浮云,山川,河流,大地,森林,飞鸟,走兽,蜉蝣,粉尘,霓虹,声响,楼宇,行人……这世界总被塞得满满当当。

    你又说,只是,在我靠近它们中的哪一个时,我都奉出一份心意。一点一点减少,一点一点掏空。如果将我放逐寂静之地,我将空无一物。我是静物,我亦如此破碎。仿佛年代久远,被白蚁蚀空的枯木,徒有其形。

    你的生存之道。亦是我的。也许你还不知道?

     

    Tag:杂记
  • 2010-04-24

    解high的人

     

    为什么我总不是能High的那个人呢?朋友责难:为什么你总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若有所思的样子像极一个梦游者?

    在他们说这话的时候,我在脑海中立刻开启一道幕墙,有如聚光灯打照煞白的舞台,只我形单影只立在中央。垂眼低眉,敬畏到不知所措。我想自己没有用错词。敬畏有之而且无以为复。我也会不停地想起那个戏剧性的场景,在这其中,我有想努力澄清,有想要洗净“铅华”,但是正如你们见的,我仍然还是停在想的阶段,仍然是那副如有所思的样子。很讨厌吧,连我自己都恨得牙痒……可是,终归是没有法子。

    如果简单的把生活分为两面,那我是两面都没有做到完好。脑子里有清醒的意识,要跳出这样郁郁寡欢的园囿,可是总是有着那么一股犟劲儿拖着自己。有时候我也明白的很,那便是寂寞了。寂寞来袭,就是对着一大群人,对着大片的欢声笑语,也可能是给自己凿开的冰窟窿,整个身子结结实实地掉进去,就没有一点爬出来的气力了。

    这样的时候,又总会觉得自己的神情有多么不合时宜,况且,我也真心希望自己能跟你,他,大家一起度过快乐的时光。人总有转念一想的时候。只是这转念一想的时候多了,就变成了一种矛盾重重的生活状态。以此,我渐渐变得惶惑不安。至少,我还不愿做那个解high的人。

     

    Tag:心情 杂记
  • 2009-12-20

    热情

     

    这几天气温降得厉害,虽然没有下雪,但这座城里的每一个地方,每一个人都被包裹的严实,越冬一下子成了一件顶重要的事情。商场里的暖气打的充足,一座不大不小的百货公司,电梯上上下下之间,心也越逛越疲惫,最后索性推开硕大的玻璃门走出去,吸上一口外面冷冽的空气,浑身上下顿时清爽不少。商场里像裹了一层厚厚的焦糖,绵密的香甜之后,就是闷绝的难忍。相比之下,还是外面舒坦,即使天冷也变得可以忍受。

    很矛盾地喜欢着这座城市。喜欢那些难以抑止的热情,但又时常发觉自己已经所剩无几。通宵营业的商场足以让人们的热情发挥到极致,抛弃睡眠也不觉得惋惜。过剩的热情搅起冰冷的空气,映衬着不眠的灯火,一拨接一拨地把这城市热乎乎地送到我的眼前。没有哪里是安静的,也没有何时需要你独自徘徊,来不及思考,也来不及感怀。留给自己的只有萎靡不清的混沌抑或同样高涨的热情。霎那间,你以为自己置身世外,殊不知却被人群裹挟着前行,像往前行进的队列,也像不可脱离的洪流。那一刻,我无话可说,喜欢成了一种条件反射似的经验,因为来不及思考它的反面,也不知道,这是否应该要悲伤。

    朋友说,我们去远方吧,远离这块满是虚假热情的地方,人们都在用力地挥霍着那点能量,却不知道这就像往空中奋力地甩着胳膊,可能是一个看似完美的弧度,但永远也无法真正飞起来。我笑,也许他们压根就没想要飞起来,他们不过是想释放本来就已积蓄很久的能量。关于飞翔的幻想,过了过家家的年龄就已被点破。那些蓬勃旺盛的热情该是他们所能做的唯一姿态。也许也是因为这一点,我才会喜欢他们。他们实在得很可爱。

     

    Tag:杂记 心情
  • 2009-11-19

    幻想

     

     

     

    抬头看天,有群鸟飞过。在很久之前,这是你满载的隐喻。无论喻示什么,都有丰沛的内容。你爱如此,幻想在现实之上开出花朵。

     

    Tag:杂记
  • 2009-07-21

    无谓旅行

     

    这趟短暂的旅行真的是不知所谓,只是觉得需要出去走走,便塞上几件衣物,找了个并无充分的理由就去了。其实北京并不是一个让自己特别怀念的城市,但是就像在那里呆了三四年而今第一次吃炸酱面一样,忽然就觉得异常的新鲜。朋友开车载我行驶在国贸桥上时候,发现自己其实很喜欢这个开阔而庞大的城市。交错通达的环线,错落有致的楼宇,会把紧密缠杂的心绪慢慢剥开,裸露着一颗最为平常的心去与它们交汇。这是完全不同的体验,也许只有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才会如此放松。

    放松相对来的容易,这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似乎又要回过头来安抚那些诧异的神经。这就像可怕的恶习,不经意间我又把它们带到了这里,给这平静来了一记重击。不要这样。如果可能,我要忘记之前长时间的旅途劳顿,之前住过的城市,之前的生活……忘掉之前的所有是不是一次完整的重生?带着近乎无知的稚嫩,朝着这座新生的城市微笑。那样会不会很傻?一定很傻。没有来时的路,这个城市,现在对于我没有任何意义。

    我为朋友和树拍下照片,这是仅有的没有心理暗示的举动,也是唯一一次没有波折的平静。我为此感到高兴,并以此作为纪念。

  • 2009-06-26

    遇见一二

    猫。

    路上遇见两只流浪猫。一只母猫带着一只幼崽。猫怕生,见人走近便警觉起来。我执意靠近它们,是想观察它们的眼睛。猫的眼睛带着戾气,针眼似的瞳仁最让人难以琢磨,满是狐疑和警惕。好像放了白话给眼前的人,请不要靠近我们。就是家养温良的猫不经意也会如此。不像小狗,难得和主人走得很近,更谈何亲密。但我想到波德莱尔爱猫,是不是正因为它们的这种秉性?

    日光。

    猫们躲在荫蔽的角落,日光只透过树叶星星点点的散落在地上。老实说,我爱这斑驳的光影,像流淌的音符,在我的视网膜上跳动。我把它们看成是这夏日馈赠给我的绝好礼物。这就像夏天炎热的转机,带着不可预见的幸福感不期而至。至少是一点小小的感动吧。

    最后,感谢一下Teddy小朋友for the model。

    Tag:杂记 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