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1-15

    重复的透明

     

    连续几天的雨水依旧没有停歇的迹象,天气也日趋渐冷。冷在北方善可忍受,但在南方,我依旧难以适应。

    那日傍晚和R先生去蛋糕店。小区路黑,不慎踩进一处水洼。就在他抽手抬脚掸去裤脚上的污水那当儿,一只猫从路边花圃的栅栏里跳了出来。通体漆黑,只两颗眼珠泛着绿莹莹的光。我笑说,这似电影场景,有兆头。他仰头朝我,也笑,问:是凶是吉?我说,吉兆!古人有云:“玄猫,辟邪之物。易置于南。子孙皆宜。” 因此,这番霉运之后你可一路通达。R先生听完这番话,差点笑得岔气。“没想到你还这么迷信啊?好吧,我最近确是诸事不顺,托你吉言了,明天到公司后看是否应验。如若不然……我也只好认栽了。哈哈”

    这只是一个小插曲。R先生和我自不会这般迷信。昨日看到一朋友对诸多星座个性排名的描述,射手是:贪玩第一名,可爱第一名,糊涂第一名,心无城府第一名,勇于尝试第一名。基本吻合。除了第一二项我还有点怀疑以外,剩下几项我都占全。既无城府,还显木讷,却偏要“勇于”尝试,这是典型的钻牛角尖热血质人格。后果可想而知。基于这样的性格特质,我对R先生几乎是透明的,一眼望穿。那番关于吉兆的言论被他看作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发现,因为我在那样的境地发出了和性格不符的另一种声音。

    近乎恼怒的透明,濒临绝望也无从挽回的空透。阿基米德的杠杆理论失去了最重要的支点。不幸就在如此,好比绝望大过悲伤。像一条纵深且宽广的河道,愉悦眼睛的风景被置于望不到头的边际,眼眶也因失去滋养而变得干涸。透明到失去重量,像一缕烟尘,无形无态,但又因有索有求,而成了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

    在往后一段时间里,和R先生还会时不时扯起那天的事,权作谈资。只是他的工作依旧有很多麻烦,雨天也一直在继续,路面的水洼也依旧积蓄着污水,但黑猫是吉兆,那两颗绿莹莹的眸子闪着似乎能穿透一切的光芒。对此,我还是相信的。

    Tag:随笔 故事
  • 2009-09-02

    喔,瞧你给的花朵



    “那夜他重抱吉他,轻轻弹唱,拾回了一些旧日感觉,他的声音竟然沉沉有魂,如他即兴唱的一首歌:我不知,我为何泪水涌出。”

    一大片的光阴,在他头顶形成遮天蔽日之势。他不慌,不躲,也不亢。就算沉沉的压将下来,他也还是那样,像个没有血肉的人。这也许是乘时应势,有足够的定力和饱满的情感来筑就。可他还没到那样的时候,即使给他一生的时间也不够。那一刻他是真的没了灵魂。像一个含着微笑面貌古怪的稻草人竖在那里。

    多萝西。多萝西。他嘴里轻念这个名字。像在念着一道符咒。很快的,那些代表美好的东西便会回到他的身边,还与他魂魄?可是只有一群乌鸦在他的头顶盘旋叫嚣,顶风弄舞。他难过的低下头。像一个战败的士兵。想象着一个童话故事,却只能得到相反的结局。他不知道还能指望什么,这已是最后仅有的一点幻想。

    那些曾有过的花朵,多是馈赠。在很长的时间里它们娇艳欲滴,为他含情。他曾头枕春风,陷入睡眠。安稳,自在。哪知一觉醒来已是另一场轮回。

    那夜他就是如此,悲喜知会,双眼如醉,人却一步一步清醒,告别需要一个仪式。仪式完成,什么就都不一样了。

     

  • 2008-11-05

    他的颜色

    [本日志已设置加密]
  • 2008-10-31

    片断人生

    回来的太晚了。看到朋友们的问候,感谢。

    XA

    对相机的迷恋我想是来自于一个人自身的脆弱。好比想象力也会枯萎,需要借助于外物来刺激。当所有的行走变成目的纯粹的伺机行为时,会有种自己都不敢深究的罪恶感。一切都那么轻易沾染上了虚伪也泄露了自己的孱弱。

    Beijing

    和相机不尽相同的是,北京看上去有些难以言说的迷离。不具象也不抽象,不困惑但也不清醒。一顿晚饭显得平静,有我们美好的友谊在蔓延,但谁也不能抵达彼此真实的心境。我们围坐在餐桌旁,欢声笑语撒落的声音其实可有可无。我们都冀望于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在这里,我知道随时都会发生点什么,就像相机的一生,精彩的片断是她最完满的旅程。

    疯狂很多时候并不具有意义,但我们仍然那么热爱。在这座城市里,我想从来不缺乏这样的冒险精神。眼泪只是它的边角料,用来温暖疯狂之后的一丝寒意。它们可能堆积如山,汇聚成河,但那又有什么呢,我们并不介意,相反我们应该感激。因为它们是唯一从自己的身体中流淌出的有温度而又可以示人的东西。

    北京的夜晚其实挺冷。只是,我们都成了匆忙的过客,彼此并无眷顾。如果不经意间我们坐在同一辆车里,我们立即会有所醒悟,我们的身边还有彼此。哪怕虚假,也觉得这是这个夜晚我们所能得到的对自己最好的回报。我拥抱你,你亲吻我,我们之间夹杂着温热的泪水。北京的高架那么多,我们也许可以用绵柔的话语来铺到尽头。明天在路的那头,我们都知道,那将又是一个新的开始。

    第一次看见北京湛蓝的天空,几片淡淡的云朵。相机比我们的眼睛锐利,比我们的心思敏捷。它觉得这是个该记住的时刻。就像那个晚上,一个被你保存下来的片断。虚妄从来不能用来定义它,因为它曾记录你的真实。哪怕那些真实的东西是多么的难以言说。

  • 2008-04-26

    小P的小小恋物癖

    有一点小小的恋物癖是最好不过了,比如小P就喜欢在自己生活中努力夹进各种小物品,不管那是否是自己所需,只因有一时的热爱。他常说那里有另外的一个世界,但我们的眼睛很难将它们寻出。不知是否是因为那些隐秘的世界有着强大的诱惑,总之,小P很会让自己沉入其中,那就像温特森在小说里描述的,或是像一个来自我们生活的这个星球的小王子的境遇。

    当你认真去想,或真心实意地去投入一个小玩意儿的时候,你绝对不会说那是在浪费时间和金钱。有时是恰恰相反,你会因此而得到更多时间的眷顾,和金钱无法达到的抚慰。(小P语。)

    唉……

    这很能让我们怀疑达尔文的那套理论,转而更加认同起瓦格纳。主观,诗意,直觉,神秘莫测。小小的物体从自身中透射无限的想象和安慰到我们身上,我们再折返回来,从而获得无限的生活的能量。

    好吧。我要在这里跟大家说一个爱情故事或者说是一个真相。小P的那些小小恋物癖,从来都是他对爱的臆想。

  • 2008-03-26

    他躺在床头抽烟,浓烈的蓝色的烟。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觉得自己像一只凶猛的野兽,冰冷的血,在铁铸的笼子里,肆意地打转。

    可这一刻,他成了困兽,躺在地平线以下,动弹不得。望不穿,如果不是他有意释放他的温情,他会一直守候在腐朽的木桩背后。

    他的身体细腻光滑,比例匀称,经常会过往一些润湿的舌头。就像一个美丽的传说,他想。不需要再次怀念,他便永远地证明了某些不可信的实情。那些爱。那些痛。

    Tag:随笔 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