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12-07

    Please Fly......

     

    到了年终,各种事情都特别多。一向畏惧的会议,也不分大小的轰然而至,从早到晚,没完没了。

    这个时候甚是怀念以前那段“自我毁灭”的时期,哪怕是宅,也显得充足而满溢。那些天马行空,杂乱无章的思绪,便是浮云,也因飞翔而形象饱满。

    真是觉得,如果你有过那么一段无事烦扰的时候,请让自己飞翔。哪怕是放空,一无所有。

     

  • 2010-10-05

    怀念而已

    下面是曾经写下的字句,现在读来甚是怀念。尤其是在这样的时候。有些东西注定是要远去,无法留存。只是在某样的时刻,如同偶然尝嗜的味道,经由味蕾唤醒记忆的闸门,带着安静的,幸福的,依恋的,悲伤的种种情愫扑面而来。终了,那也只是眼角不易察觉的一丝红润。生活还得继续,而遗忘已经无可避免。


    他告诉我需要变得坚韧。你不是一个可以应付外面世界的人。他说,在很多的情境下,你很脆弱。两样情感的重负会让你哪一边都迅速溃败。缓和的守护从来不会及时地眷顾你。行走的天性于你,就像飞翔于鸟类。

    不会设想终局,也许这是命定。你把感情堆放在一起,好让它们燃烧得猛烈,却在日后留下灰烬,让我去清扫。他说,这样会显得急促。像倾泻而下的雨水,没有回旋的温婉和便于回忆的间隙。密布而灼烈。

    去和自己不符的餐厅吃饭,购买昂贵的物品。把生活变得简易而便于携带,之后又迅速地践踏。像瞬间扔掉那些买回的无用物品,心里没有一丝怜惜。把它们看得过于轻薄,一些可有可无的附属。一个这样的人。总在人们所能望见的屋顶漂浮不定,在某个时候,又迅疾地扎进海底。和他们不曾照面。

    因为孤独而显得无望。像一条没有尽头的灰色街道。不能像常人一样给自己寻得快乐,便放弃了一段段感情。沉默得像冬天的海,不起波澜。

     

  • 2010-04-24

    解high的人

     

    为什么我总不是能High的那个人呢?朋友责难:为什么你总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若有所思的样子像极一个梦游者?

    在他们说这话的时候,我在脑海中立刻开启一道幕墙,有如聚光灯打照煞白的舞台,只我形单影只立在中央。垂眼低眉,敬畏到不知所措。我想自己没有用错词。敬畏有之而且无以为复。我也会不停地想起那个戏剧性的场景,在这其中,我有想努力澄清,有想要洗净“铅华”,但是正如你们见的,我仍然还是停在想的阶段,仍然是那副如有所思的样子。很讨厌吧,连我自己都恨得牙痒……可是,终归是没有法子。

    如果简单的把生活分为两面,那我是两面都没有做到完好。脑子里有清醒的意识,要跳出这样郁郁寡欢的园囿,可是总是有着那么一股犟劲儿拖着自己。有时候我也明白的很,那便是寂寞了。寂寞来袭,就是对着一大群人,对着大片的欢声笑语,也可能是给自己凿开的冰窟窿,整个身子结结实实地掉进去,就没有一点爬出来的气力了。

    这样的时候,又总会觉得自己的神情有多么不合时宜,况且,我也真心希望自己能跟你,他,大家一起度过快乐的时光。人总有转念一想的时候。只是这转念一想的时候多了,就变成了一种矛盾重重的生活状态。以此,我渐渐变得惶惑不安。至少,我还不愿做那个解high的人。

     

    Tag:心情 杂记
  • 2010-04-16

    日光下

     

    世界就此安静。没有灾难,没有嘈杂的吵闹。人人都安然,都自在,都幸福。

     

    Tag:心情
  • 2010-04-02

    hello,Spring

    对这城一直没什么春天的概念,总是乎冬夏,春天挤在缝隙里还没有露出眉眼,热天就接踵而至。回家路过一片花圃,见到里面的桃花成团成簇的盛放,才有了那么些春天的感觉。这个冬季可真漫长呢……

    需要暂留的时刻吧,那样,才不至于行走的急促,还带着喘息。曾有过的暖意融融的年少记忆,不要放大开来成为眼前忧伤弥漫的雾霭。四月怎么说也是一段美好的时光。人间四月天,有这么一说吧。

     

    Tag:心情
  • 2010-03-09

    雨天就是这样吧

     

    大抵是这雨天太漫长了,心情也跟着下沉。照片里倒是一片暖意融融的样子,算是一种美好的期许吧。

    翻看google阅读器里的文章,发现早几年订阅的blog,已经少有人在更新。是不是大家都在改变,有些东西,时过境迁,就不会再那么在意。或者,我们渐会明白,这样的记录对自己已经无谓,生活中的很多已经把我们挤兑得不能再继续抒发着一些小小的情绪。

    原来生活还真是寂寞呢。在微博上留下一些可有可无的话,算是给自己的一个小小交待。安慰是有的吧,可从不觉得充沛。就像人们遇见时常说的话,你好……再见……,都是轻轻一触,便转瞬不见,继而消失在茫茫人海。

    情深意切有时,但终归还是会落于寂静。就好比在这濛濛的雨水中,瞥不清行人的脸庞。

  • 2010-03-02

    无题

     

    那日和亮先生去溧阳路的1933,天冷,但依然能感受到早春的气息。街旁的小饭馆,有味美的小笼和煎饺,便宜且可饱腹。穿走在弯弯绕绕的里弄,亮先生感叹,这城里,竟还有这一番生活景象,和平日里自己生活的环境有太多不同。下海庙里的香火不歇,我们虔诚地在众佛像前一一跪拜,许下一些心愿。亮先生说,哪一日,也要出家,身处深山老林中潜心修习,与这嘈杂的人世隔绝。我笑,但也能明白他。

    现在愈发觉得到哪里都是那么相似,没有什么可以让自己真正欢喜,就像亮先生的感慨。与其这样穿梭其中,还不如决然止住,断了自己的念想,也断掉这漫漶无边的难忍。这么多年,这么多事,这么多情境,如此如此,一再重复,是织毯翻过面来的繁复纹理,织着自己无望无止的空待。

    到如今,这空待已是一种习惯了吧。不然,还能怎样呢。

     

    Tag:随笔 心情
  • 2010-01-23

    还剩什么是彩色的?

     

     

     

     

     

     

     

    Tag:胶片 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