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5-09

    西行100公里

    清晨行走街上,看见一个身着黑色长衫的男子,背着黑色背包,怀抱一本《莲花》,从身边悠然而过。眼睛并不澄澈,惺忪之余,却有着几分笃定。放在早几年,自己是不会对这样的书,有几多想去看的愿望。认为那是堆砌的矫情。并不分明的词句,和一些女子的样貌一般,涂抹了太多的脂粉。过目之后,只剩下一片嫣红,脱离她的脸庞,似有几多愁苦地漂浮在空气中。是剥去核心的空物。

    那男子样貌肃清,轮廓分明的面庞,沾染着几处泛青的胡茬。沿着这街,往西方向行走。额头是那样清傲地抬着,让人亲近不得的样子。西行100公里,便是郊外。不再是这繁华的城市。能够辨别清楚的似乎只有这点了。他要去那边吗?这是一个暧昧不清的假问,总是代表了某种希望抑或沉堕。卡尔维诺笔下的童话故事,因为不能设定怎样的结局,便用了这模糊的地点来作结束的。

    也许孤独是需要一个人潜心修炼的。而他能走得这样远,一定违背了许多的意愿。他自己可能索要的太多,却终究成了一件没有核心的空物。在这个世间,总有一些无法抵达的地方,所以行走就成了最完满的方式。是告别,更是希望。

    她说,后来我知道,必须接受生命里注定残缺和难以如愿的部分。要接受那些被禁忌的不能见到光明的东西。这是《莲花》中的话。那男子,在早间手捧着这样的一本书,就有了同样的一种气质。让人忘记去追逐核心,而沉迷在琐碎的细节之中。那些是握书的手指,黑色的外裳,凌乱的头发,肃清的面容和笃定的眼神。

    分享到:
    Tag:随笔
    引用地址:

    评论

  • 去年,大约这个时候,我在msn上说“你的文字有安妮宝贝的感觉”这样的话。那时《莲花》才出来。后来我才看到这本书,果然是喜欢的。



    后来我的msn丢了,没有再联系过。所幸记得你博客,一直跟来看。



    去年元旦收到陌生人短信,来自上海,还以为是你----一问,原来只是个错误。



    冥冥中感觉,总会有一天看到你---不过,那是很遥远的事了。



    祝快乐!所有孤单的人 都快乐!
  • 放完假后突然好忙。希望一切都好。
  • 行走.哎.贪心的人啊人啊人.
  • 西行100公里,没有抵达的目的地,走过的便是完美的。
  • Ken很善于用别人不会想到的词藻呢。
  • 我感觉那男人被写成这样,好幸福……
  • 本主是要投入烦杂的工作,看见这样的图片和文字,会觉得异常的安然。
  • 或许在其他读者的想象中 你也如同这样的男子一般呢 有些神秘 还有散不去的忧郁调调

    呵呵

  • 喜欢这本小说。那么的寓意深长。
  • 这些感受,始终私人化。并不为太多人理解。

    不会有太多人明白这样的一种迷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