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8-07

    小事了了


    Photo/Tiger Kuala Lumpur 吉隆坡

    每日走过的那条街的对面有一条河。到了夏天,便有难闻的臭味从河面升腾起来,周围数里的区域都能闻着。气温越高,味道越浓。沿着河边的是一条狭长的绿化带,种着许多高耸的绿叶树木。遮天蔽日,格外荫凉。天气热,周围小区的一些老人便在那里摆上躺椅,放上小凳,一边听着广播一边乘凉小憩。悠闲自在,好像一点也闻不见河水的臭味。

    这些日子连连阴雨,那条河也被灌了个水饱,河面上升不少,也没有了臭味。偶有兴致会到和对面的体育馆拍照。费了很多胶卷,没有一张是自己喜欢的。除了那几尾金鱼。

    和便利店里的大婶有时会有闲聊,她操的是一口上海话,我忙用普通话跟她解释,我听不懂上海话的。她一笑便也改口说起了不太熟练的普通话。经常在她的店里买烟,一来二去就熟识了。大婶为人热情,对来店里的顾客始终抱着微笑。有时来买烟太过频繁,她会语重心长开导起我来。烟要少抽,对身体不好。对着她的善意,我一边点头称是,一边觉到温暖。

    转眼就8月了。那些难挨的日子也被我一天天挨过去了。希望自己能平心静气的来享受生活赐予我的一切。这就足够。

    Tag:心情 小事
  • 2009-07-25

    金鱼

    碍于模板尺寸的限制,大图放在了这里


    那天从花鸟市场买回来几条金鱼,到今天回到家里才发现一条也未活下来。好多事情都是自己亲手造成的,只是为了证明自己能力所及的限度。对于那些处在自身能力之外的事,有过那么一次也就足够,不要一次次的重蹈着覆辙。留给自己磨灭不掉的印痕。这也是对自己的残忍。

    W先生远在厦门,我们在电话里一直聊着,直到他的手机断电关机。自从他离开上海以后,我想我们的生活其实变化无多,只是这生活的轨迹并不单单就是我们说给彼此的那些只言片语。感情从来就是隐晦而多桀,只有突然而至的变化,才会给这生活带来碎裂的声响,才会感叹,其实我们现在已经有了那么多的不同。

    他喝多了酒才跟我有那么长时间的交谈。我或许该跟他说,这只是寂寞。就像鱼儿对天空的不可企及。仰望眼神的背后,徒留一个巨大不能填补的空洞。我们都是那么相似。相信生命就是一场幻觉,只不过偶时有爱的光顾,我们会暂时忘记悲伤。待到离别,我们只是又做回了原先的自己,仅此而已,并无不同。

    待到一切平息的时候,就像一场梦醒,我们又会回到原先的生活。金鱼并不能理解,它们死亡且没有意义。很多时候,我们是跨越不过自己的那一道坎,才会带着朦胧的憧憬和渴望,将金鱼短暂的生命历程绘进自己的生活,给某些焦灼的情感和理想以正名。也许除了这些,就不再有其它。

  • 2009-07-21

    无谓旅行

     

    这趟短暂的旅行真的是不知所谓,只是觉得需要出去走走,便塞上几件衣物,找了个并无充分的理由就去了。其实北京并不是一个让自己特别怀念的城市,但是就像在那里呆了三四年而今第一次吃炸酱面一样,忽然就觉得异常的新鲜。朋友开车载我行驶在国贸桥上时候,发现自己其实很喜欢这个开阔而庞大的城市。交错通达的环线,错落有致的楼宇,会把紧密缠杂的心绪慢慢剥开,裸露着一颗最为平常的心去与它们交汇。这是完全不同的体验,也许只有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才会如此放松。

    放松相对来的容易,这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似乎又要回过头来安抚那些诧异的神经。这就像可怕的恶习,不经意间我又把它们带到了这里,给这平静来了一记重击。不要这样。如果可能,我要忘记之前长时间的旅途劳顿,之前住过的城市,之前的生活……忘掉之前的所有是不是一次完整的重生?带着近乎无知的稚嫩,朝着这座新生的城市微笑。那样会不会很傻?一定很傻。没有来时的路,这个城市,现在对于我没有任何意义。

    我为朋友和树拍下照片,这是仅有的没有心理暗示的举动,也是唯一一次没有波折的平静。我为此感到高兴,并以此作为纪念。

  • 2009-06-26

    遇见一二

    猫。

    路上遇见两只流浪猫。一只母猫带着一只幼崽。猫怕生,见人走近便警觉起来。我执意靠近它们,是想观察它们的眼睛。猫的眼睛带着戾气,针眼似的瞳仁最让人难以琢磨,满是狐疑和警惕。好像放了白话给眼前的人,请不要靠近我们。就是家养温良的猫不经意也会如此。不像小狗,难得和主人走得很近,更谈何亲密。但我想到波德莱尔爱猫,是不是正因为它们的这种秉性?

    日光。

    猫们躲在荫蔽的角落,日光只透过树叶星星点点的散落在地上。老实说,我爱这斑驳的光影,像流淌的音符,在我的视网膜上跳动。我把它们看成是这夏日馈赠给我的绝好礼物。这就像夏天炎热的转机,带着不可预见的幸福感不期而至。至少是一点小小的感动吧。

    最后,感谢一下Teddy小朋友for the model。

    Tag:杂记 心情
  • 2009-06-22

    平静

    这是一种习惯。在晚间打开空白的文档,然后在上面慢慢地填上字符。这犹如一个缓慢释放的过程,不求快意,只需满足。

    白天里经历的事,在晚间成为梦境的几率并不很大,所以记述才显得迫切。我那朋友说的对,生活一旦陷入泥沼之中,你首先得使自己平静下来,否则会越陷越深。我遵从他的善意,对一切不利于自己平静的,都置若罔闻。我掩面而卧,匍身向前,姿态虔诚。如同一个顶礼膜拜者。

    也许是在记述之前,我记得我走过10级台阶。奇怪的是,在我每次抬脚迈向下一级的时候,都会出现拐角。等我走完全部10级的时候,我已身处海边。这是一个奇怪的螺旋体结构,任何空间理论都无法解释。而且海是凭空而立,完全没有支撑。我惊异不已,但又觉得好奇。赤脚伸进水里,一层细浪荡漾而来,带着阳光般轻柔的温度,包裹起我的双脚。我有些沉醉。全然没有感觉到这片海水有多么虚幻。我大着胆子往前走。海水没过我的脚踝,进而是膝盖,腰,胸,快要到达脖颈的时候,天色忽然黑沉,狂风大作,闷绝的雷声在头顶劈开,在黑黢黢的天空里吐着惨白的信子。像恶毒的蛇。海水也不再温存,咆哮着巨浪向我袭来。我迅速转身回跑,想回到来时的岸边。但我的眼前哪里还有什么岸,这海仿佛成了一个巨大的悬在空中的碗,没着没落,望不到边际。我变得孤立无援,满心绝望,只等着被巨浪吞没……

    惊醒过来的时候,眼前屏幕上还是一片雪白。还好是一个梦。我恐怕还是不能让自己平静下来,那些暗藏在头脑角落里的记忆因子是梦的发动机,它们一刻不停地在搅和着我想要平静的心。拍摄下平静的照片,我们默默对视,一股哀伤的潜流在心里流淌。因为我知道它们有多么虚假,就像我知道自己一样。

    Tag:随笔
  • 2009-06-18

    波折

    近来的这些日子就这么起起落落的过着,没有一个连续舒缓的过程。心里很难被一件事情所占据,纷纷扰扰,不停不歇。

    把之前没有看完的书,从书架上拿下来放在枕边,却从未去翻动。

    出门总是带着相机,却从未真正知道自己想要去拍什么。

    和朋友唱歌,唱到黄耀明的暗涌,鼻子会酸……

    诸如此类。像一个失神的孩童。没有定势,情感脆弱。

    如果有颗强大的内心,如果有颗强大的内心,我希望能像书中的小王子那样去生活。记得一个朋友说过,小王子并不真的只存在于书里,而是活在每个人的心里某处。我希望能像在衣柜里翻找衣物那样,把他给翻上来,让他活在我心的浅层。这样,他便能更容易地眷顾我,而不让我有这么多的波折。

     

    Tag:心情 杂记
  • 2009-06-11

    一个夜晚

     

    这座城市的夜晚一直有着那么多的相似,我很少承认自己缺乏领悟的能力,但是在经过这么些反反复复的夜晚之后,我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办法去很好的懂得它们所馈赠的不同含义。这是一种类似神经麻痹的官能症,就像不同的光影叠加在一起便会苍白,就像爱情,说的多了自己都会麻木。

    拍照是一件很私密的事,它是你视角的延伸和情感的流露,但是有些对象并不总是能给你恰当的回应。犹如面对一堵苍白的墙壁,你的视线无法逾越,心里没有欢愉或悲伤的激荡,一切都平淡无奇。不知道这本身是否也暗示了一种含义。没有意义的意义。

    也许有。这样漫无目的地走在夜晚的街上,平静而不抱任何期望,随意而柔软。心里没有惆怅也没有激越,平滑得如同迎面而来的凉爽的风。和满街的灯火对应的是霍亮的心情,仿佛可以容下一切。

    可是,这样的时候很短暂。就像没有熄灭的烟火在被抛出去时闪烁的火星,只是在风里闪烁几下便消失不见。一切是那么容易被推翻重来,有些心情稳固到无法撼动。夜晚有多美丽?似乎可以闻见,像一种气味在蔓延,又似一种隐喻,带着一种病态在侵蚀心情。

    有时候我会想,回忆里如果流转着温情,那应该会是另一种景象吧。至少不会这样力不从心。

  • 2009-06-04

    走神

    夏日的一切好像都有着某种相似的缘起。同样的感觉在心里沉实的坠下,稳稳当当地扎根发芽,然后慢慢长成荫庇的所在。像一条不变的定律,稳健而笃定。

    不像其它的季节。这个时候,一切都显示出出奇旺盛的生命,不甘沉默,不甘寂静,都在挤兑着探出勃勃的生机。柠檬的清香,白色碗碟的釉质,还有从窗外散落进来的阳光……

    Tag: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