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0-10

    旅途

    除了回趟家,最近还是能迈开脚步,踏上北上的列车。临行前的几日在手机上不停查看那座城市的天气。一直是十几度。数年前就有过经验,这样的温度刚好代表着北京的秋季。阳光温暖,撒在身上,能穿透衣物触及皮肤。虽然空气已渐趋冷冽,嘴唇也会发干,但这依然是个美好的时节。空气里也同样掺透着令人愉悦的因子。

    渐渐爱上搭乘地铁穿梭在这城市的地上地下,可以避免潮涌般的人流,也多了几分自在,适合我这样的漫无目的的行走者。数年前,自己还是这城里的一个学生,有过那么几次搭乘地铁的经历,花一块钱买一张纸制车票,匆匆踏上风扇在头顶呼呼作响的地铁车厢,一站一站数着过。因为要赶着时间归校晚点名,所以一刻也不敢耽误。现在自是有太多不同。新净的车厢,完善的服务和设施(曾有那么一会儿闲来无聊,拿它们和上海的地铁相比),但最主要的还是在这个时候,不用再去急匆匆地赶路,哪里是目的地,只在于自己是否跨过那道开启的车门。

    在我,现在和过去已有那么多的不同,但拨开繁杂的枝枝节节,依然能清晰地看见那些过往。有时候,自己会没有来由地陷入宿命论中脱不开身。这个没有办法去描绘,身心都会疲惫不堪,没有未来,没有方向,自然也不会有归属之感。那个时候的自己真是一个彻底的悲观主义者。一个人在途中,多多少少都有着这么一点意思吧。

     

  • 2009-10-09

    动物们

    那天北京动物园里人山人海,动物们倒是悠闲自在,气定神闲地瞧着成群的人众从眼前鱼贯而来,又鱼贯而去。想这也是它们平日里难得见到的景象。过了一把大中国的人瘾。K开玩笑说,瞧这架势,也不知道是人来看动物,还是动物们在看人。不管怎样,我倒是觉得,这起码也是最近一段时间里难得碰上的一件赏心悦目的事儿。

     

  • 2009-09-27

    Body illusion

     


    身体,错觉。亲密到疏离,只不过是一瞬间。

    点此查看更多。

    Tag:
  • 2009-09-22

    这是一段消耗的过程。能看见的都是流淌而出的,带着不确定性的情感。这太熬人。不同以往的任何经历,不能给自己回馈和填补。若懂得节制,而不是沉溺,也许就不会这么无力?

    总是错过恰当的时机,但也并不是就已经为时已晚。就像这阴雨绵绵的秋季,来得突然,自己都没有觉察到。只是皮肤在某个清晨感到微凉的时候,才想到它已到来。事实上就是如此,精神早已疲乏,但身体却还在继续习惯。它貌似强大不容置疑,但是,总有那么一个时机的出现,会让它完全清醒,意识到自己的偏离。...

    Tag:
  • 2009-09-11

    爱美者

    现在的生活已经改变了不少。

    家离那所大学并不遥远。有了时间也会去到那边逛逛。以前在北京读书的时候,会去学院路,去五道口,那是真心的喜欢。就是一些在简易的包装纸上印有“仅供内部交流”的刻录影碟也会让我付出不斐的代价。那个时候我才体会到什么是焦渴。大学的几年,书和碟片买了不计其数,以至毕业走人的时候,别的同学用来装生活用品的纸箱,我都用来装了这些。自己的衣物杂什却只有寥寥的几样,随身带着,那些沉重的书籍和碟片都办了托运。

    “每个了解你的情感世界的人都会懂,你曾经是个爱美者。”这是这些年一直留给自己青春岁月的美好注脚。自己不是一个很容易放弃的人。但我也懂得有些东西自己永远也无法留住。好比青春年少,好比那些即时的美景,好比一段曾认真付出的感情。后来,我转向了生活,但我不觉得遗憾。不是因为别的什么,只是自然的生长而来。这需要理解和懂得,只和时间有关。

    从家里出来便想着要去哪里。哪里的风光美好,又让自己显得从容。好象没有几处。时常就是边想着这些,回头却发现已经走了很远的路。仿佛这也成了习惯。只是现在不再像从前那样去思考。一个人闲暇的时光,显得漫不经心,也有些无依无着。

     

  • 2009-09-02

    喔,瞧你给的花朵



    “那夜他重抱吉他,轻轻弹唱,拾回了一些旧日感觉,他的声音竟然沉沉有魂,如他即兴唱的一首歌:我不知,我为何泪水涌出。”

    一大片的光阴,在他头顶形成遮天蔽日之势。他不慌,不躲,也不亢。就算沉沉的压将下来,他也还是那样,像个没有血肉的人。这也许是乘时应势,有足够的定力和饱满的情感来筑就。可他还没到那样的时候,即使给他一生的时间也不够。那一刻他是真的没了灵魂。像一个含着微笑面貌古怪的稻草人竖在那里。

    多萝西。多萝西。他嘴里轻念这个名字。像在念着一道符咒。很快的,那些代表美好的东西便会回到他的身边,还与他魂魄?可是只有一群乌鸦在他的头顶盘旋叫嚣,顶风弄舞。他难过的低下头。像一个战败的士兵。想象着一个童话故事,却只能得到相反的结局。他不知道还能指望什么,这已是最后仅有的一点幻想。

    那些曾有过的花朵,多是馈赠。在很长的时间里它们娇艳欲滴,为他含情。他曾头枕春风,陷入睡眠。安稳,自在。哪知一觉醒来已是另一场轮回。

    那夜他就是如此,悲喜知会,双眼如醉,人却一步一步清醒,告别需要一个仪式。仪式完成,什么就都不一样了。

     

  • 2009-08-18

    台风早已过境,连日里都是雨水不断。

    晚间的车站,人渐稀薄,列车退去,只留下站台的建筑宛如裂开的大嘴仰向空中,显得几多焦渴。惨白的灯光,投射下不成比例的阴影,黑黢黢地漫过地下通道。突然想起庞德同志的那首诗。

    夜晚城市的灯火依旧明亮,只是这已成为所剩无几的最美好的东西。其它的,你还能指望什么?

    没有人是应该孤独的。好像最终也只能这样对自己说。只能这样来把夜晚沉淀。

     

    Tag:心情
  • 2009-08-13

    游离

    最近偏好红色,和时节对立,带着一种偏执,顽固地在心里滋长。

    请原谅我这种惯常的思维方式,对颜色和气味敏感,恐怕这是一个人呆久了的后遗症?

    生活总是带着转机,有些时候只是一些话语便能找到尝试改变的契口。和Tiger先生聊天是一种。好像发现了一块新的领域。去探索和学习。这样的目的很简单纯粹,就是希望能对存于自己身边的一切有所了解,另外,不断的发现和学习本身就带着一种新鲜的满足感。

    最近常看“人与自然”这本杂志。任何时候,我们都是一个世界分两头,目光所及的必是一个避免不了的限度。了解鸟兽鱼虫的世界也是一件美好的事。总比天天盯着自己看来得有意思多了。

    自己心里的世界从不贫乏,但时常会为之所累。就像一道望不到头的感伤的风景。好比星辰,好比海浪,好比夜晚城市明明灭灭的灯火。这些都带着阴暗潮湿的注脚,有喘不过来气的压抑。虽然有时并不完全如此,此间也会有美好的邂逅,但那是断裂的呈现,不能被带到往常的生活中,而和现实没有了关系。

    希望自己能一直这样持续下去。左顾右盼,而不神离。

    Tag:随笔 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