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1-30

     

    Tag:心情
  • 2009-11-25

    30不立

     

     

    生日往往该是总结一下的时候。

    放上这两张照片的意思是:这些年来,豁亮平实与繁复杂芜交替进行。

    因于此,而不立。

    Tag:时光
  • 2009-11-19

    幻想

     

     

     

    抬头看天,有群鸟飞过。在很久之前,这是你满载的隐喻。无论喻示什么,都有丰沛的内容。你爱如此,幻想在现实之上开出花朵。

     

    Tag:杂记
  • 2009-11-15

    重复的透明

     

    连续几天的雨水依旧没有停歇的迹象,天气也日趋渐冷。冷在北方善可忍受,但在南方,我依旧难以适应。

    那日傍晚和R先生去蛋糕店。小区路黑,不慎踩进一处水洼。就在他抽手抬脚掸去裤脚上的污水那当儿,一只猫从路边花圃的栅栏里跳了出来。通体漆黑,只两颗眼珠泛着绿莹莹的光。我笑说,这似电影场景,有兆头。他仰头朝我,也笑,问:是凶是吉?我说,吉兆!古人有云:“玄猫,辟邪之物。易置于南。子孙皆宜。” 因此,这番霉运之后你可一路通达。R先生听完这番话,差点笑得岔气。“没想到你还这么迷信啊?好吧,我最近确是诸事不顺,托你吉言了,明天到公司后看是否应验。如若不然……我也只好认栽了。哈哈”

    这只是一个小插曲。R先生和我自不会这般迷信。昨日看到一朋友对诸多星座个性排名的描述,射手是:贪玩第一名,可爱第一名,糊涂第一名,心无城府第一名,勇于尝试第一名。基本吻合。除了第一二项我还有点怀疑以外,剩下几项我都占全。既无城府,还显木讷,却偏要“勇于”尝试,这是典型的钻牛角尖热血质人格。后果可想而知。基于这样的性格特质,我对R先生几乎是透明的,一眼望穿。那番关于吉兆的言论被他看作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发现,因为我在那样的境地发出了和性格不符的另一种声音。

    近乎恼怒的透明,濒临绝望也无从挽回的空透。阿基米德的杠杆理论失去了最重要的支点。不幸就在如此,好比绝望大过悲伤。像一条纵深且宽广的河道,愉悦眼睛的风景被置于望不到头的边际,眼眶也因失去滋养而变得干涸。透明到失去重量,像一缕烟尘,无形无态,但又因有索有求,而成了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

    在往后一段时间里,和R先生还会时不时扯起那天的事,权作谈资。只是他的工作依旧有很多麻烦,雨天也一直在继续,路面的水洼也依旧积蓄着污水,但黑猫是吉兆,那两颗绿莹莹的眸子闪着似乎能穿透一切的光芒。对此,我还是相信的。

    Tag:随笔 故事
  • 2009-11-10

    雨夜

     

    我在想是否要把科莱特的《花事》给完整地读完。这本书买回来后我就只挑选了其中的几个章节来看。一花一世界(书里的每个章节都写一种花),虽然如此说,但还是觉得没有尽到自己的全力,荒废成了郁郁不解的心结。但幸好,这可以挽回。

    十七岁的时候结识一个朋友。那年初夏的夜晚,在寄宿学校的围墙外,我看着他喝酒,听着他高声骂娘。马上我就理解了他愤懑且悲伤的面部表情下那颗异常脆弱的心。失去的爱情加上不断啜饮的酒精可以让一个人疯魔。已至深夜,大排档昏黄的灯光下,他已满面泪水,嘴里还是不停不歇,诅咒爱情对他的不公。那是我第一次对爱有了直观的感受,他给的启蒙。只是,这就像一首未经雕琢的诗歌,满是潮湿沙哑的干嚎,失去了韵律,但也最能让人刻骨铭心。

    一年以后我们各奔东西,彼此不再遇见。直到不久前的某个机缘巧合我们最终又得以联系上。他如今已是一个女人的丈夫。一起吃饭。他还是那样烈性,举杯频频,不醉不休。只是再谈及那段往事,他更多以笑附和,好像并无流连或者干脆是选择性失忆。他只说,那个时候年轻,把爱看得太重,现在想来真是奢侈……

    回家的路上,从高架上望着这座城市辉煌的灯火,突然觉得异常孤单和难受。胃里翻腾,头疼欲裂,记不清已多久没有沾过酒。嘴里呼出潮乎乎的酒气,跟那个时候我搀扶他回去,在寥无人迹的街上他大声喊着某个人的名字时所散发出来的气味是那么相似。满面的泪水,潮湿沙哑的嘶喊,还有愈加浓重的酒气,在眼前蒸腾出一大片雾气。这个夜晚和十七岁时的那个夜晚在这片雾气中相容共通。只是,那时我的这个朋友用尽了全力去爱,而现在,爱的颓势已经无可挽回。

  • 2009-10-29

    Postcard tour of the world

     Budapest.

    Switzerland Piz Palu.

     

     

    Bahrain.

    既然走不出去,那就做一次次的假想旅行吧。

    谢谢JoshJayki,和Kelvin

  • 2009-10-19

    一则记事

     

    那晚在火车车厢里看华莱士人鱼,感觉就像一头扎进水里,浑身湿透还满是腥腻。凌晨醒来,借着狭仄卧铺车厢里的荧荧灯光才弄清楚我只是看了这书的序章:片鳞——在第十页的右上角有折过的痕迹——这是多年读书的习惯。

    迷迷糊糊地读着书,自己的认知经历了这样一个过程:19世纪的香港一隅,继而是湿答答的街道,杂技团,玻璃缸,鳞片,雌性人鱼,残缺的身体,痛苦的人生……就像卧铺车厢里的被子,是难眠夜晚的煎熬。有些词语超出了书本的描绘,都是自己的心理暗示,添油加醋了一把。至于岩井俊二描述的华莱士本人,我几乎把他给忽略掉了。只有那个不为人知的世界能吸引我。就像电影“香水”的开篇,肮脏龌龊的鱼市蕴藏着一段呼之欲出的传奇。

    凌晨醒后再无睡意。思绪繁杂,不过也是应景。夜深人静的时候需要一点避开光亮的心思。这是另一段旅程。像在水面上滑行,不怕沾水湿鞋,大有海阔天空的意味。这样也好,一个密闭的空间,一个少有睡眠的夜晚。似土壤萌芽,万物开端。车厢像一个育婴房,点点滴滴的成长都在悄无声息中进行。不求成熟饱满,只需索居玩味。只不过是一夜,到了天明,一切又是照旧,这一夜也会变得微不足道。

    恐怕是改变不了失望的基调,既无传奇也无美好,平淡的人生毫无新意。不断承认自己的错误,却鲜有霍然顿悟的时候。这种自觉的承认也显得不明不白,一样得不到肯定。有时候想想生活就是一个错误接着一个错误,否定便是全部。好友D先生总是以坦然的心态和口吻对我说:要懂得接受,何必为难自己,执拗只能说明你的幼稚和不成熟。有时候想想也确实如此,放开也应是生活的一种常态。

    没看完那本书,也不知道人鱼是否真的存于这个世界。希望这只是传说,就像夜里一个人聊以自慰的童话故事,否则,这真的是一件悲哀的事。

    Tag:随笔 时光
  • 2009-10-12

    回味

    重看《断背山》。两个人的身影,似近却又远,远到毫无希望。

    这是出发去北京前看的唯一的一部片子。很爱,爱到难受。IPHONE里装了片子的原声。一路上就那么听着。

    我叫不出全部歌的名字。甚至一首也叫不上。这就是爱吗?是的。我想这就是爱。就像一向的体验,爱到蚀骨,却记不清他的面容,他的声音,包括他的名字。

    现在回头想想,北京也成了一个馕,就像很多年前的那一场爱恋。年轻气盛,为爱奔走他乡。回来的两天两夜的火车,身上唯一带着的食物就是他给我买的一个馕。这两样的经历何其相似呢?在假期过后的这些日子里,我把它撕成一小片一小片放在嘴里慢慢咀嚼,不为充饥,只为回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