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3-09

    雨天就是这样吧

     

    大抵是这雨天太漫长了,心情也跟着下沉。照片里倒是一片暖意融融的样子,算是一种美好的期许吧。

    翻看google阅读器里的文章,发现早几年订阅的blog,已经少有人在更新。是不是大家都在改变,有些东西,时过境迁,就不会再那么在意。或者,我们渐会明白,这样的记录对自己已经无谓,生活中的很多已经把我们挤兑得不能再继续抒发着一些小小的情绪。

    原来生活还真是寂寞呢。在微博上留下一些可有可无的话,算是给自己的一个小小交待。安慰是有的吧,可从不觉得充沛。就像人们遇见时常说的话,你好……再见……,都是轻轻一触,便转瞬不见,继而消失在茫茫人海。

    情深意切有时,但终归还是会落于寂静。就好比在这濛濛的雨水中,瞥不清行人的脸庞。

  • 2010-03-02

    无题

     

    那日和亮先生去溧阳路的1933,天冷,但依然能感受到早春的气息。街旁的小饭馆,有味美的小笼和煎饺,便宜且可饱腹。穿走在弯弯绕绕的里弄,亮先生感叹,这城里,竟还有这一番生活景象,和平日里自己生活的环境有太多不同。下海庙里的香火不歇,我们虔诚地在众佛像前一一跪拜,许下一些心愿。亮先生说,哪一日,也要出家,身处深山老林中潜心修习,与这嘈杂的人世隔绝。我笑,但也能明白他。

    现在愈发觉得到哪里都是那么相似,没有什么可以让自己真正欢喜,就像亮先生的感慨。与其这样穿梭其中,还不如决然止住,断了自己的念想,也断掉这漫漶无边的难忍。这么多年,这么多事,这么多情境,如此如此,一再重复,是织毯翻过面来的繁复纹理,织着自己无望无止的空待。

    到如今,这空待已是一种习惯了吧。不然,还能怎样呢。

     

    Tag:随笔 心情
  • 2010-02-24

    期会,青岛。

     

  • 2010-01-23

    还剩什么是彩色的?

     

     

     

     

     

     

     

    Tag:胶片 心情
  • 2010-01-01

    2010,始。

     

    用了黑白照片。开始并不一定都是崭新的,这样的色调也不见得就意味着一种下沉的心态。其实,黑白包容的更多也更深。

    过去的一年还没来得及总结,新的一年就迎头赶上。关于自己的就不必多说,反正来年也一样接着记录,点点滴滴,细细碎碎。倒是有些感动和沉淀任凭时间怎样赶场似的急促,都将长久存于心里。

    望我们2010年都好。

     

    Thanks to Teddy for this Photo.

  • 2009-12-28

    Harbor

     

    那晚和亮先生去思南路的BRICK听陈胤希。印象最深的应该是那首港口吧。曲间她说,这世间,人生的每次境遇都如同港口,来来去去,停靠和离别要都一样习以为常。连那些感伤都已不再有重量的时候,就真的明白了人生是怎么一回事了。听歌听得入神,她那身绣着大朵牡丹的红色旗袍在红色的灯光里摇曳,真实还是虚幻都已辨别不清。

    第二天,这座城市迎来了这一季的第一场雪。我却和自己在这漫天的雪里走散了。找不回来。

     

  • 2009-12-24

    Merry X'mas

     

    天虽冷,但好在我们还有大把的节日。大家圣诞快乐!: )

     

  • 2009-12-20

    热情

     

    这几天气温降得厉害,虽然没有下雪,但这座城里的每一个地方,每一个人都被包裹的严实,越冬一下子成了一件顶重要的事情。商场里的暖气打的充足,一座不大不小的百货公司,电梯上上下下之间,心也越逛越疲惫,最后索性推开硕大的玻璃门走出去,吸上一口外面冷冽的空气,浑身上下顿时清爽不少。商场里像裹了一层厚厚的焦糖,绵密的香甜之后,就是闷绝的难忍。相比之下,还是外面舒坦,即使天冷也变得可以忍受。

    很矛盾地喜欢着这座城市。喜欢那些难以抑止的热情,但又时常发觉自己已经所剩无几。通宵营业的商场足以让人们的热情发挥到极致,抛弃睡眠也不觉得惋惜。过剩的热情搅起冰冷的空气,映衬着不眠的灯火,一拨接一拨地把这城市热乎乎地送到我的眼前。没有哪里是安静的,也没有何时需要你独自徘徊,来不及思考,也来不及感怀。留给自己的只有萎靡不清的混沌抑或同样高涨的热情。霎那间,你以为自己置身世外,殊不知却被人群裹挟着前行,像往前行进的队列,也像不可脱离的洪流。那一刻,我无话可说,喜欢成了一种条件反射似的经验,因为来不及思考它的反面,也不知道,这是否应该要悲伤。

    朋友说,我们去远方吧,远离这块满是虚假热情的地方,人们都在用力地挥霍着那点能量,却不知道这就像往空中奋力地甩着胳膊,可能是一个看似完美的弧度,但永远也无法真正飞起来。我笑,也许他们压根就没想要飞起来,他们不过是想释放本来就已积蓄很久的能量。关于飞翔的幻想,过了过家家的年龄就已被点破。那些蓬勃旺盛的热情该是他们所能做的唯一姿态。也许也是因为这一点,我才会喜欢他们。他们实在得很可爱。

     

    Tag:杂记 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