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3-05

    假想的旅行

    时常假想着自己去很远的地方旅行。像一个远足者那样,到哪里都只是带着最单薄的衣裳和行装,没有过多的索求和物质的累赘,把尘世抛在身后,不管不顾。也会跟朋友提起这样那样的愿景,仿佛已经到达一处没有人烟的所在,与寂寞为伴,吸纳清新的空气。在无边的草地上奔跑,追逐风的清脆鸣音和鸟的轨迹。

    这些似乎永远停在口头上。在这城里生活,自己并不像同事朋友一样热衷于奔向四周的城镇。据说,那里也有足够的美景和清静。守着自己的家和不大的活动范围,和几个熟识的朋友交往,谈着无关紧要的琐事,一切都显得平淡。将所有的野心都埋藏在日常繁复琐碎的生活中,而不自觉。

    是日益怠惰的心情,还是因为不再存有太多的渴望?慢慢由时间的彼端走来,发现曾为年少的那些唐突却异常真实的意志已日渐磨损。到如今只像温和的兽。早年勃发坚忍的毛发,已颓靡潦倒紧帖着躯体。并非形容顺从,只是明白,已没有更多让自己行走的理由了。

    Tag:心情 随笔
  • 2006-12-11

    时光·影院

    http://static.flickr.com/130/319505875_7805cf6bf4_o.jpg

    48这个数字是我前面座位的号码。椅子有些陈旧,却有这样的一片鲜红。这是一家老式的电影院,和小时侯常去的那些差不多。

    喜欢看电影。也喜欢一个人去电影院。那时侯觉得,影院里的椅子是进入梦境的起点。起初还能看见自己,知道自己坐在这里,但当灯光缓缓暗下去的时候,那就知道一场梦就要来临,抵挡不过。身体在巨大的不断闪烁的光影前退缩成一粒尘土,被升腾,被吸引,逐渐进入另一个纷杂繁茂又奇妙无比的世界。小时候就是这样的感觉。总带着无比的新奇和想往。

    后来听周云蓬的[盲人影院],便觉得那样的时光不再回来。记忆中的影院现在也都改造得面目全非。有时候觉得,事情总在不停的变化,而我们却未必能追赶上。有时候是无奈,而更多的时候则是不愿。也许停留在过往之中才会觉得安全和稳固。

    永世不老的男爵,把自己锁进镶满镜子的房间。人们传说他懂得诬术,可以在镜子里得到青春。男爵被认为是吸血鬼的后裔。人们也不曾去过那间房子。因为那里密布着恶毒的诅咒。就这样过去了几百年。男爵终忍受不了漫长无尽的孤独而自行了断了生命。当人们把他从那间房里抬出来的时候,他依然是那么年轻而不曾有一点衰老的迹象。传说得以应验,但并非人们所说的那个原因。在和男爵一起抬出来的他写的书里,人们了解了真相。男爵是有血肉之躯的人,只是他懂得在四面环抱的镜子里看到过往,并凭着这样的方式生活在那些过往之中。时间在这间房里已经死去。男爵也结束了自己的未来。

    这也是一部电影。在某个曾经的影院里看过。

    Tag:时光 故事